我爱小宋网
我爱小宋网 > 剧本 > 话剧剧本 > 活下去(话剧)

活下去(话剧)

发布时间:2016-06-13 09:01 作者:我爱小宋网 阅读次数:
人物:李小涛,涛妈,涛爸,婷婷,婷母,小月,男(小月哥),解放军甲乙丙及若干,医生。
  
  第一幕场景:一个房间,里面的摆设——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台电脑。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小涛上,坐到桌子前,面带愠怒,拨通电话。)
  小涛:那信,算什么意思?
  婷婷:是你啊,我……
  小涛:我什么我,我问你信算什么意思?
  婷婷:(语气变坚定)我在信里写得很清楚,既然你已经看了,就不要明知故问了好吗?
  小涛:我就是要明知故问!难道我们曾经的诺言都不作数了吗?
  婷婷:诺言,我……忘了。
  小涛:你忘了?你忘了我们要一起上大学,一起走将来的人生道路?你忘了我们要相依相伴,生儿育女,携手同老?如果你敢说这些你都忘了,那我就如了你的愿。
  婷婷:我……小涛,我们先不要想这些事好吗?我答应你,只要你我都能考上大学,我们曾经的约定我都会和你一同去兑现。你说好吗?
  小涛:不好!你在这个时侯离开我,还叫我怎么努力学习,怎么去考大学。婷,你该记得,这一年来,不论寒暑,每天早晨我6点就起床,买早点,然后接你上学,一起早自习。难道我一年的真心和辛苦换来的就是你弃我而去吗?
  婷婷:这一年来,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很快乐,你为我做的那些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可是我不想你每天都那么辛苦,你毕竟还是学生,你还得好好学习。看看你这两次模拟考试的成绩——数学和物理都很不理想。你这样子很让我担心,离考试只有20多天了,我只是希望这段时间你能专心复习,其他的什么都别管,你能明白我的苦心吗?
  小涛:哈哈……苦心?我看你的苦心是想甩掉我吧!
  婷婷:你这话什么意思?
  小涛:什么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跟篮球队长张小强走得挺近的啊,还亲切地叫人家张郎。怎么,你认识了帅哥,就把我这个书呆子丢一旁?
  婷婷:你乱说什么?那是因为他的名字叫小强,我才开玩笑地叫他蟑螂的,不是你说的那样。
  小涛:少来,解释就等于掩饰,掩饰就是你要跟我分手的开始!
  婷婷:李小涛!简直不可理喻,今天不管你怎么说,我心意已决。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所以不会跟你计较,不过请你这段时间好好准备考试,倘若你考不上大学,那我们就彻底玩完了!别说我无情,姐我只是实际,你好自为之!
  小涛:婷婷,对不起,我刚刚,我,我是脑子犯浑,说话不理智,我只是太在乎你了,你现在出来,我们见个面好吗?求求你了,我想见你,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婷婷:不必了,已经一点多了,我要午休一会儿,下午还要上课呢。我也希望你能成熟点,别再做翘课这种幼稚的行为,那样我会瞧不起你的!想见我,就到学校去。再见!
  小涛:(听着手机挂断的声音,恼羞成怒,大吼)好,我就是要让你看不起!
  
  接着打开电脑,玩游戏发泄,电脑里传来游戏声音……
  结束游戏中的战斗,小涛仿佛愤仍未完,狂吼一通,扫落桌子上的书本,站在桌子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慢慢地,他像只泄了气的皮球,软塌在椅子上,打开电脑里的音乐,伴着伤感的歌声,静静地舔噬着自己心中的伤口,小声地哭泣着。
  
  第二幕场景:客厅里,小涛的妈妈很是着急。
  涛妈:两点都过了,小涛这孩子怎么还不去上课,眼瞅着就要高考了,我是骂骂不得,打打不得,真是急死人了。(来回踱步)不行!得想个折,要是让他那个死鬼老爸回来看到了可不得了,这爷俩,天生就一死对头,一吵起来,那就是犟牛犄角,拉都拉不开。
  涛爸:(上,带着三分醉意,唱腔)娘子,我回来了——啊。
  涛妈:老李,你咋个说回来就回来了呢?
  涛爸:说的什么话,这是我自个儿的家,难道我不能回来吗?怎么,你好像很不欢迎我啊,莫非?
  涛妈:没有,绝对没有!
  涛爸:我还没说什么,你紧张个啥,难道,你心中有鬼?快给我从实招来。
  涛妈:瞎说什么呢,看我不揍扁你!
  涛爸:娘子饶过啊~我只是开开玩笑,老婆大人莫生气,莫生气。
  涛妈:你个死鬼不乱说话会死啊。
  涛爸:(自赏自巴掌,嬉皮笑脸)我该死,我该死。
  涛妈:(脸上阴转晴)瞧你傻样。哦对了,你今天不是到老高儿子家搞装潢去了吗?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涛爸:(摸摸涛妈的额头,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你没发烧吧,老高儿子新房的装修我昨天就完工啦,今天老高不是请我吃饭去了嘛,这不,老高还非得让我带点他亲家那儿的特产——芦荟红枣糕。那,给你,据说这玩意儿,(顿了顿)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涛妈:什么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涛爸:@#¥ %&……&*,知道了吧,一般人我不告诉她。
  涛妈:去去去,我儿子都快上大学了,还美什么容哦!
  涛爸:老婆大人,话可不能这样讲,俗话说……等等,儿子,儿子房里怎么还有声音,谁在那?
  涛妈:没,没人,你肯定听错了,来,进咱们屋,刚好我有事儿跟你商量。
  涛爸:慢着,我说我回来了你咋那么不自在,小兔崽子又没去上学吧,我看他是很久没挨揍,皮又痒了他!
  涛妈:你给我站住!他就快要高考了,你这个时候打他,要打出个好歹咋办?你就先忍忍,忍忍!
  涛爸:你还让我忍,这段时间我可忍他不少了,再忍,再忍他就成我爹了!
  涛妈:李大涛!你今天要敢动我儿子一下,我就跟你没完。
  涛爸:好好好,我忍,我忍,就当忍我爹了。可他不去上课我这个做儿子的,呸,我这个做爹的总不能不管吧,我得找他谈谈。
  涛妈:要好好地谈,可别动粗。
  涛爸:知道了!(头也不回,朝小涛房间走去)好——好——地——谈!
  
  第三幕场景:小涛趴在桌子上,李大涛走到儿子桌旁,叫了声“小涛”,见没理他,正想发作拍桌子,却见桌子上有一封已经拆开的信,于是拿起便看,看完勃然大怒,关掉音乐,一把就将瘦小的儿子从椅子上揪了起来。
  
  小涛:干嘛你,神经病啊!放手……
  涛爸:你今天给老子说说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小涛:什么啊?(看到他手上的信)那是我的信,快还我。
  涛爸:还你?老子还你两巴掌,老子给你钱是让你在学校谈情说爱的吗?
  小涛:你怎么可私看他人信件,这可是犯法的!
  涛妈在客厅听到动静不对,连忙过来解围。
  涛妈:你们怎么又吵起来了?李大涛,你刚才是怎么答应我的?
  涛爸:你瞧瞧你宝贝儿子干的好事,你要是能忍我也不管了。
  涛妈:什么啊这是。
  小涛:(一把夺过信)还给我!你们懂不懂尊重他人隐私权啊,过分!
  涛爸;看清楚了没,这就是你疼他惯他的结果。高考都迫在眉睫了,他不去学校上课,尽在那搞些情啊爱啊的!你才毛大,知道什么叫爱情!
  涛妈:好啦!你就不能少说两句,这里没人当你是哑巴。(语气缓和)小涛啊,你别生气,你爸他不是有意要看你信的,他可能,他可能是不小心看到的,他本以为你午觉睡过时间了,所以好心进来叫你去上课。
  小涛:我谢谢他的好心了,可是他的好心却总是逆了我的意愿!现在请你们都出去,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一会儿。
  涛爸:反了你,这是在谁家呢,这是老子的家,要出去也是你出去,拿着你的书包给老子滚上课去!
  小涛:(拾起自己的书包)滚就滚!你们不走,我走。
  涛妈:好啦!你们都别吵了,仔细听听,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了吗?
  涛爸:(竖直了耳朵听)我怎么感觉这房子好像在晃悠。
  涛妈:我也感觉到了,老李,该不是要地震了吧。
  小涛:地震好啊,要是地震我就不走了,反正迟早让你们给烦死,震死拉倒,死了清净。
涛爸:坏了,儿子(纵身扑过去)……
  
  舞台灯光全暗,地震音效
  接着播放几段5.12期间的新闻音响资料
  
  第四幕场景:舞台中央(聚光)小涛躺在那里,周围是一片死寂的废墟。
  
  旁白:煞那间,地动山摇,煞那间,天崩地裂。真的地震了,就在那生死存亡的瞬间,父亲大叫一声扑了过来,将我推倒在桌底,用他厚实的身体紧紧地包裹着我。我伟大的父亲啊,他想用自己的身体从死神那里换回一条他儿子的性命。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父母会不计后果地为自己的孩子付出一切,哪怕是身家性命。可是,我亲爱的老爸,您的好心却又一次逆了我的意愿。您恐怕还不知道,与其一个人忍受着考试和失恋的痛苦,与其满心愧疚地面对着您和妈妈,我宁与死亡更亲近一些。因为我感觉那样活着好累,死了,也许就轻松了吧。
  
  舞台上,小涛慢慢的爬起来,望了望四周。
  
  小涛:这是哪儿啊,我怎么会来到这里?我想起来了,是地震了,然后……然后我就记不清了,(痛苦地捂着头)头,好痛!我这是死了吗?这里是阴曹地府了吗?(望望四周)不,这里不像。难道我去不了地府,在这荒郊野外做了孤魂野鬼?
  男:(奄奄一息)救我……
  小涛:谁,谁在那里?
  男:求求你救救我,我快要死了,我流了好多血。
  小涛:我要怎么救你?
  男:这块石板压住了我,你只要把它挪开就行了,求求你。
  小涛:(费力地推,拉,撬……气喘吁吁)不行,石板太重了,我弄不走它。
  女:(上,边哭边喊)哥,哥,你在那里啊?你还活着吗?(发现了石板下的人)哥,哥,是你吗?你怎么样了?
  男:小月,好妹妹,是我。
  小月:哥,你坚持住,(四处张望一下)这边没人,我这就去叫人来帮忙,那边有好多解放军,他们一定能救你。
  男:小月,你别走,来不及了,哥……哥快不行了,看见爸爸,帮我告诉他,昨天我不是故意要顶撞他的,我……我说我不是他儿子,那是气话,糊涂话,跟他说,我知道错了,叫他别生气了,他本来血压就高,你一定要告诉他,下……下,下辈子我还要做他……他的……
  小月:哥,好了,你别说了,那边有好多解放军,他们救了好多人,也一定能救你的。(跑去叫人)来人啊,快来救救我们。
  哥哥:他的儿子……(说完便不动弹)
  
  一群解放军闻声过来,检查了一下伤者,摇摇头,小月痛哭。
  小月:哥,哥……
  解放军把小月劝着拉开,剩下的人将小月哥哥的遗体弄出废墟,始终没人注意到小涛的存在,或许他根本就不存在……
  
  旁白:过了许久,小涛还呆呆地站在原地,男孩临死前说的话一直在他脑海中回荡着。寒风萧萧,孤雁哀鸣,他站的地方原本应该是条有很多人居住的繁华街道,可现在,却成了一片只有寒风居住的废墟。
  
  小涛:我该怎么办?接下来我要去哪?我不想死了,死一点也不好玩。对了,我一定是最近精神太紧张了,所以做了个噩梦,一定是这样的。只要我闭上眼睛,数三下,睁开眼睛之后,我就会躺在自己温暖的床上。菩萨保佑,阿弥陀佛,1,2,3(睁开眼后,发现还在原地)!不会的,为什么会这样?爸,妈,你们快来叫醒我啊!(带着哭腔)爸妈你们在哪儿?我怕,我想回家。(下)
  
  第五幕场景:小涛从舞台另一边上,发现前面有栋房子。
  小涛:那不是我家的房子么?我终于可以回家了,爸,妈,我回来了……
  小涛兴奋地朝着自己家跑去,像个疯子一样,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是“破”门而入的。
  小涛:爸妈,我回来了,你们在那?
  (涛妈涛爸上)
  涛妈:老公,快点,小涛快放学啦。
  小涛:妈!爸!
  涛爸:来了来了,看看我这身行头还行不?
  涛妈:哎哟,什么时候这么爱臭美了,不就一家人吃个饭,有必要穿这么隆重吗?
  涛爸:今天是小涛十岁生日,十岁可是个关键,这个时候父母的教育对他今后一生都有很重要的影响。以从今天起,我这个做爸的要给他树立正面的榜样,首先就得从着装整齐开始。
  涛妈:这么多年来你今天像个做父亲的。
  涛爸:嘿嘿,还有,老婆。
  涛妈:什么啊?
  涛爸:我经常出口成脏,以后在小涛的面前你可要给我纠正了哦。
  涛妈:知道啦,对儿子的教育我还能不支持你吗
  涛爸:谢谢老婆大人。
  涛妈:我说,你怎么突然这么在意儿子的教育问题啦,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涛爸:昨天我去参加家长会,小涛的班主任当众读了咱们小涛的作文——《我的父亲》。你知道小涛在作文里怎么写他老子,呸,他父亲我的吗?
  涛妈:怎么写的啊?
  涛爸:听好啦,恩恩,他是这样写的:我的父亲是一名伟大而光荣的装潢工人,我长大后,要像我的父亲一样,成为一名室内设计大师。因为我爸说了,为每栋房子创造一个美好舒适的环境,就等于创造了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将来我一定要和父亲一起亲手装修我们的房子,因为我希望我们一家人永远幸福美满……瞧瞧,瞧瞧,咱爷俩身上可是有着共同的艺术细菌啊!
  涛妈:(喜,掩面而泣)好啦,好啦,瞧把你乐的,再不走就迟到了,到时你的宝贝儿子可不会因为跟你有共同的艺术细菌而放过你的。
  涛爸:好了!快走,快走。
  小涛:爸,妈,你们去哪啊?干吗不理我,我是小涛,你们的儿子就在这儿啊。(追下舞台)
  
  第六幕场景:小涛走回他家的房子那,刚刚还好好的一栋房子现在已经成了碎砖乱瓦。
  
  (婷婷带着几个解放军跑过来)
  小涛:婷婷?
  解放军甲:姑娘,你确定这原来有人居住吗?
  婷婷:(不住地点头)我确定,这儿是我男朋友李小涛的家,我相信他一定还活着,求求你们快救救他。
  解放军甲:你怎么知道他还活着?
  婷婷:因为……因为他还有好多话要当面对我说,不见到我他是不会放弃的,我给你们跪下了,求你们救救他。
  小涛:原来,她还是爱我的。可惜她看不到我了,也听不到我说的话。
  解放军乙:(手上摆弄着生命探测仪)队长,快过来,这里有微弱的生命迹象。
  解放军甲:大概在什么位置?
  解放军乙:就在这个位置,被埋的不是很深,应该有救。
  解放军甲:(对旁边的丙)你和这位姑娘一起叫医疗队过来。
  解放军丙:是!
  解放军甲:其他人和我一起救人。
  解放军群:是!
  
  医疗队过来时,掩体下的人被挖了出来,抬上担架。
  婷婷:小涛,小涛,你快醒醒,你睁眼看看我,我是婷婷啊。
  医生:让开一下。(检查一下)还有救,快抬回营地。
  婷婷跟着医疗队下。
  解放军乙:队长,剩下这两具尸体怎么办?
  解放军甲:(沉默良久)找工程队来。
  小涛想走过去看看那两具尸体,突然电闪雷鸣,舞台暗。
 
  灯亮了之后,又只剩小涛一人。他再也忍受不住了,跪倒在地,狂吼,“苍天啊,上帝啊,请你不要再愚弄我了,好吗?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不该错怪婷婷,不该记恨爸妈,求求你了,只要你放我回家,我愿意一切从新来过。”
  “小涛,小涛,你快回来好吗?小涛,小涛。”黑暗中一个声音响起。
  “谁,谁在哪儿,你出来,你快出来啊!”
  小涛此时已经像是失了魂魄一样,站在原地,面带疯态,大声呼叫,突然气血冲顶,晕死在地(舞台,暗)。
  
  第七幕场景:病床前,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一脸疲倦的女孩正守在晕睡的小涛身边。
  婷婷:小涛,你快醒醒,快醒醒好吗?
  小涛慢慢的醒过来,微微睁开双眼。
  婷婷:小涛,小涛你终于醒了。
  小涛:婷,真的是你吗(从病床上挣扎着起来,显得很激动,伸手摸婷婷的脸)?
  婷婷:(握着小涛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是我,小涛。
  小涛:婷,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梦里你要离开我,地震也把爸爸妈妈带走了,婷,请不要离开我,好吗?
  婷婷:小涛,我哪里都不去,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
  小涛:婷,我这是在哪儿?我爸妈呢?本文转自:http://www.coffbar.com
  
  婷无言以对,慌忙躲开小涛那双满是期盼的眼睛,把头转向了她妈妈。
  
  婷妈:地震的第三天,救援队从你爸妈的身体下将你救了出来。可是,可是救援人员想尽办法也不能……不能将他们的身体从废墟中分离出来(掩面哭)。
  小涛:爸,妈……(激动不已,面色惨白,身体剧烈地发颤)。
  婷婷:小涛,小涛,你怎么了?你还有我啊,你不要这样吓我好吗?
  婷妈:小涛,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要学会坚强,以后婷婷的家就是你的家,阿姨就是你的妈妈。为了你死去的爸爸妈妈,你可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小涛仰天一声长叹,睁圆了眼眶,咬紧自己的嘴唇,拼命地不让泪流出来。良久……
  本文转自:http://www.coffbar.com
  小涛:阿姨,我会的。
  婷妈:(一把搂住小涛)好孩子,以后,咱们三个相依为命。
  小涛:阿姨,(哭腔浓重)爸妈生前为我操碎了心,现在他们不在了,我会努力活下去的,一定不会给他们丢人(说完泪崩)。
  婷婷:小涛……
  三人拥在一起,哭得很伤心,很伤心……
  
  幕落

最新小品 | 二人转大全 | 相声大全 | 剧本大全 | 笑星大全 | 全站地图
CopyRight 2015-2018 我爱小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