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小宋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宋小宝>

《烤串》宋小宝\程野\田娃最新春晚小品 2017辽宁卫视春晚

《烤串》宋小宝\程野\田娃最新春晚小品 2017辽宁卫视春晚台词剧本

程野:也不怕你们笑话,自打去年算丢了三碗面,充分的证实,我们的智商是缺斤少两的,导致来的客人,不是拿汤面换炒面,要不就是拿炒面换汤面,有的还弄点辣根拌面,活拉把我面馆就给我变黄了,但是我并不气馁,开了这家烧烤店,你仨能精神儿的不,我告诉你们啊,再碰见像去年,个不咋高,黢黑的,猴了猴气那样的客人,给我留点神,农民工要是上咱家吃饭,给我盯住了,明白不?
田娃:明白。
燕飞:没毛病。
程野:上医院看了啊?确诊了?都是你的毛病,不找你算差帐,面馆能黄吗?不找你算差帐,我跟你姐能分手吗?但是看在情感的面子上,我留你在这给我穿串,会计这活不适合你干。
燕飞:没毛病,姐夫。
程野:还叫啥姐夫了,我跟你姐都分了,这是单位,别套近乎,给我叫程总也行,叫野哥也行,啊。
燕飞:好的,野总(野种)。
田娃:呵呵,野总。
程野:我叫程野,叫程哥也行,叫野哥也行,怎么还整出野总了呢?叫哥行不?
燕飞:好的,野总哥。
程野:你这智商是废了。那个今天是过年,咱们正常营业,今天我们搞活动,大酬宾,啤酒呢是喝一瓶赠一瓶,相当于是买一瓶赠一瓶,你们呢增加点收入,瓶盖留好了,晚上到我这换钱,开心不?
田娃,桃子,燕飞:开心。
程野:高兴不?
田娃,桃子,燕飞:高兴。
程野:乐呵不?
田娃,桃子,燕飞:乐呵。
程野:双击666.
田娃,桃子,燕飞:闹闹,闹闹闹闹。
程野:行,停,别,别闹闹了。你俩上后厨穿串去,把手洗干净的啊。
田娃,飞燕:好。
程野:你不用。哎,我家的小狗呢?
桃子:小狗让嫂子抱走了。
程野:这是一点念想也不给我留啊。狗粮带走没?
桃子:都收拾好了。
程野:把卫生收拾好,我监督他俩去。干活啊。
桃子:好嘞。
宋小宝:(大笑上场)哎呀,去年呢吃了三碗辣根拌面,大江南北火了一片,粉丝给我造了好几万,今天我故地重游,回来再看一看,这家风格有没有什么变,按照东经北纬来算,就是这个店,哎呀呵。
桃子:呀,辣根哥哥。
宋小宝:海带妹妹,海带妹妹胖胖了。
桃子:辣根哥哥抽抽了。
宋小宝:海带妹妹答对了。
桃子:这冷冬数九的,进屋喝点热水。
宋小宝:啊,进屋喝点热水呀?
桃子:来壶毛尖。
宋小宝:不用毛尖,我自己带毛豆了。
桃子:自卑了。
宋小宝:恩,今年特别喜欢吃毛豆。那什么,你家那面馆改风格啦?
桃子:我家店面升级了,今年改烧烤了。
宋小宝:嗯,改烧烤了。有没有什么特色?
桃子:看菜单。
宋小宝:嗯,海参,烤海参。去年过年就没吃着海参,把我憋屈坏了,今年我一定要吃着,烤海参来一个。
桃子:海参烤一串。
宋小宝:先给我来一串啊,我看看味道怎么样,行的话,我再多吃两串啊。
桃子:好嘞。
宋小宝:顺便看看你家菜价有毛病没,别像去年小数点点错了,辣根没把我闷死。嗯,菜价挺合理,有2块6的,有4块8的。
桃子:串来了。
宋小宝:串来了。玩呢,海参呢,海参抽抽了啊,啊,别告诉我,海参让蚕蛹给造了。海参呢,纺线去了?嘎哈呢,整蚕蛹骗我呀,给我个完美的解释。
桃子:这不写着呢嘛,海参烤~蚕蛹。
宋小宝:啊,又玩去年的文字游戏。
桃子:破折号。
宋小宝:又是你哥烤的吧?
桃子:对啊。
宋小宝:哎呦我去,咋年年整这事呢。这是干啥呢?海参你给我出来。
桃子:哥。
田娃:啊,谁呀?
宋小宝:我。
田娃:辣根哥。
宋小宝:海参弟。
田娃:我给你备货去啊。
宋小宝:嘎哈,备啥货?
田娃:辣根就大蒜吗?
宋小宝:行了,你把我整死得了呗。虎啊,缺心眼呀。
田娃:怎么地呢?
宋小宝:什么怎么地,以后少玩这文字游戏。
田娃:哥,你这大过年的,就这么干撸啊。
宋小宝:那不干撸那还能咋整啊,我泡水喝它呀?
田娃:整点啤酒啥的呀。
宋小宝:我不能喝酒,酒量太次。
田娃:男人不喝酒,少在世上走嘛。大过年的,你喝点呀。去去去,给啤酒给拿点。
桃子:好嘞。
宋小宝:不,等会,等会,你回来,你回来。我酒量不行,拿多少啊?
田娃:拿一提了。
宋小宝:不拿一提,等,等会儿的。多钱一瓶?
桃子:5块钱一瓶,买一赠一,哥你合适。
宋小宝:那我要喝不了怎么办?
桃子:喝不了可以退。
宋小宝:啊,那行,那整一打儿吧。
桃子:来一打。
田娃:哎呀,这太幸会了,你说。哥,我跟你说啊,去年就我跟你学那招,我上那个咱全市各大面馆去混去了,那个汤面换炒面,完了之后不给钱。
宋小宝:好使不?
田娃:差点没让人打死。
宋小宝:那是你套路没使对。
田娃:关键没你这智商高啊。
桃子:酒来了。这是买的,这是赠的。
宋小宝:哎呀,行,我酒量还不行。
田娃:哥,你这么的啊,大过年的,老弟也没啥表示的,你在我心目中就是我偶像,就你这智商太高了啊,老弟祝你新年快乐,身体健康,来年越长越白,越长越高。我先打个样,干了,啊。(田娃吹瓶)
宋小宝:不是,不是,哎,兄弟,你这是干啥?哎呀妈,都喝鼻子里去了。唉呀妈呀,瓶盖你捡它干啥呀?
田娃:没没没,整一瓶啊。
宋小宝:那我我我…
田娃:来来来,哥,你干啥呢?
宋小宝:不是,兄弟,咱有杯,慢慢喝呗。
田娃:给点面子,行不?你干了吧,老爷们。
桃子:干了。
宋小宝:你看我这酒量不行的玩意儿。
田娃:干了。
宋小宝:哎呀我的妈呀。(打拼吹瓶)
田娃:有点魄儿,哎。
桃子:哥,你太棒了。
田娃:别呛着啊。谢谢哥,谢谢啊。真给面子。兄弟,这么地哥啊,我再敬你一瓶。
宋小宝:啊?
田娃:哥,好事成双。
宋小宝:你这样,我酒量我不行,我就一瓶的量。
田娃:不开心?
宋小宝:我开心呢。
田娃:不高兴?
宋小宝:我高兴啊。
田娃:你高兴你这喝点呗。你这么地,你要不开心,咱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宋小宝:啥游戏?
田娃:让你既开心又高兴,酒还下的快。
宋小宝:那怎么还非得玩游戏呀。
田娃:燕飞,你先别穿串了,(燕飞从厨房出来)你看谁来了。
燕飞:辣根哥哥。
宋小宝:算盘弟弟。算盘呢?
燕飞:算盘让我姐夫给我踹了。去年的公交车走了几站,我到现在也没算明白。
宋小宝:(桃子拿起蚕蛹串撸了一口)哎呀我的妈呀。
田娃:你还算啥算呀,你咋算都是哥有理。你算它干啥呀。哥来了,你开心不?
燕飞:我开心。
田娃:高兴不?
燕飞:高兴。
田娃:咱陪哥玩个游戏,行不行?
燕飞:没毛病。
田娃:来,咱们四个坐下,来。
宋小宝:不是。
田娃:陪哥玩会。
宋小宝:玩啥游戏呀,别别别。
田娃:哥,我告诉你,这个游戏我们在家老玩,老有意思了。
宋小宝:嗯嗯嗯。
田娃:就是很简单。捂眼睛,完了,指乎,你喝还是不喝?
宋小宝:不是,这个游戏我玩过,但我玩不好。
燕飞:玩不好,好玩。
田娃:咱就活跃一下气氛,为了开心嘛。
宋小宝:行,过年开心,是吧。
燕飞:对。
宋小宝:那这样,算我四个人呗。OK,OK,那玩吧。
田娃:这样啊…
宋小宝:谁先捂?
田娃:你先捂。你是客人嘛,尊敬你。
燕飞:对,你先捂。
宋小宝:啊,我先捂啊。
燕飞:对对。
田娃:捂着吧,不许看。来,我来指,你来说,这酒谁来喝?喝不喝?(手指桃子)
宋小宝:不喝。
田娃:喝不喝?(手指燕飞)
宋小宝:不喝。
田娃:喝不喝?(手指宋小宝)
宋小宝:喝。
田娃:你看。(宋小宝不捂眼睛)喝。
宋小宝:上次我就喝一个。行行行,你这样啊,你这样,别着急,慢慢玩。我呢,我就喝一口,好不好。哥,喝一个。
田娃:哥,你干了,咋地。没人陪你,还不干呢。不行,不行,哥,来,我陪你,哥。
燕飞:你陪啥呀,你配啥呀。到我班了,你都揣个瓶盖了。哥,这杯我敬你。酒下去,感情上来。干。
宋小宝:这怎么都得这么喝呢。这么牲口呢,都啊。全都这套路。
田娃:那老爷们嘛。
宋小宝:哎呀我的妈。(吹瓶干了)
田娃:开心不?
宋小宝:挺开心。
田娃:高兴不?
宋小宝:我也挺高兴的。
田娃:再来一把。
宋小宝:好,再开一把就再来一把。
田娃:来,捂上啊。我来指,你来说,这就谁来喝。9手指桃子)喝不喝?
宋小宝:不喝。
田娃:喝不…(宋小宝拿开捂眼睛的手),哎,你看啥呀?
宋小宝:哎呀,唉呀妈呀妈呀,妈呀。
燕飞:你玩赖,你玩赖。
宋小宝:不是。
田娃:你不带赖的。
宋小宝:不是的。我怕你们骗我。我怕你一个劲指我。我说喝就好了,是吧,这个怨我了。
田娃:听天由命这个游戏。
宋小宝:好好,再来再来。
田娃:我来指,你来说,这就谁来喝。喝不喝?
宋小宝 :不喝。
田娃:喝不喝?(手指桃子)
宋小宝:不喝。
田娃:喝不喝?(手指自己)
宋小宝:喝。(手立即变成指宋小宝)
田娃:你看看。哥,你看你这点呀,太背了。来来来来,走一个。
宋小宝;这样啊,这样。
田娃:那盖呢?
宋小宝:等,这样,大过年的,咱别着急,这样,我呢,咱就一口一口走,有杯呢,咱就拿杯一口一口喝,好不好?
田娃:你干啥呀,哥。你这样,我陪你喝一个,来。走。
燕飞:干。
宋小宝:不是,干啥啊。这赶饮牲口了。(酒瓶噔了下桌子,吹酒瓶干了)
田娃:开心不,哥。
宋小宝:开心。
田娃:高兴不?
宋小宝:特别高兴。
田娃:最后一把啊。
燕飞:行。
宋小宝:你这样,你这样,你这样,不闹不闹啊,那个什么,你们开心不?
田娃,桃子,燕飞:开心。
宋小宝:高兴不?
田娃,桃子,燕飞:高兴。
宋小宝:不玩了。那个什么呢,我呢不是个闲人,我这边还有点别的事,我先处理点事啊,那个,这局儿我先不参与了,再见。
桃子:哎,等会儿哥。
宋小宝:嗯。
桃子:这玩的挺开心的,咋说走就走了呢?
宋小宝:嗯。
桃子:再说了,你还没给钱呢。
宋小宝:给什么钱?
桃子:蚕蛹钱。
宋小宝:蚕蛹让海参吃了,我给啥钱。
桃子:不,你喝那就也没给钱呢。
宋小宝:我喝的是赠的酒,我给什么钱。
桃子:你买的酒也没给钱呢。
宋小宝:买的都让他俩喝了,我给什么钱呢。
桃子:不对, 你刚才搁桌子上抓了一把吃的不也没给钱呢。
宋小宝:我给你个大嘴巴子,我吃两颗粒狗粮,你管我要什么钱呢。我以为免费花生米呢放那块,吃的把我都吃恶心了。
桃子:不对啊,不对。你不能走啊。哥,这帐没算明白。
田娃:你还要什么钱。哥,你该忙忙你的啊,没事。她这脑袋。
桃子:忙啥忙啊,那不赔钱了吗。
田娃:人家有理。
桃子:有理,我没收着钱。
田娃:你要什么钱?
桃子:串钱。
田娃:串钱,你不是我吃着了吗,串。
桃子:喝的酒也没给钱。
田娃:酒人家不说人喝的是赠的人喝的。
桃子:那买的酒也没给钱呢。
田娃:买的酒我俩喝的,你怎么还算帐呢啊,再算就陪了。
桃子:那咱咋还陪了呢?
田娃:人这还剩,还剩一瓶呢,是不是给人退5块钱。
桃子:那不对,不对,不对呀。
田娃:燕飞,对不对?
燕飞:没毛病啊。
田娃:你看看,就这智商都看出来。
宋小宝:你看看。
桃子:不对,不对。哥,你不能走啊。老板,有人喝酒不给钱。
宋小宝:你看又整这事,又整这事。
程野:大胆,面馆改烧烤,谁还敢把那麻烦找,谁?
宋小宝:it’s me。
程野:过年好。(握手)贵姓?
宋小宝:免贵姓候,八戒你说。
程野:行啊,一年来一趟,上我这开年会来了,又玩去年套路。喝酒不给钱,是不?
桃子:这回不是不给钱,咱还得给他5块钱呢。
程野:厉害了,我的哥。升级了,我的哥。行啊,我的哥。
宋小宝:咋地。
程野:去年逃单,今年改咋骗了,啊,这家把你嘚瑟的。
宋小宝:这词不好听,有帐咱不怕算。
程野:算呗,从头给我捋一遍。
宋小宝:我给你讲一遍。
田娃:哥,你讲啥玩意儿,你讲啊。咱有理,咱怕啥呀,你就给他演一遍,你看看,演完老板,你就明白了,就非得犟的事,去拿酒去。
桃子:好嘞。
宋小宝:不是。
田娃:老板,你看看啊。
程野:我就不信这劲了呢,白吃白喝还得拿走5块钱。
宋小宝:行啊,咱就这样啊,我认了,我认,我菲得把帐算明白。来,闪开。
田娃:你坐这看,老板,我坐着看。
桃子:酒来了。这是买的。
宋小宝:OK。
桃子:这是赠的。
宋小宝:对,我进店以后,我说店改风格了,然后我要了个海参,给我上一串蚕蛹,结果让海参给造了。
田娃:我吃了。
宋小宝:他一上来,砰,起一瓶,他就喝了。
田娃:对。
程野:他是怎么喝的?
宋小宝:你是怎么喝的?
田娃:我是这么喝的。(吹瓶)
宋小宝:然后呢,就给我起一瓶,。我就喝完了,我就放这了。
程野:不对,起的是空瓶啊。
宋小宝:是满瓶的。
程野:满瓶,你是怎么喝的?
宋小宝:嗯…
田娃:哥, 你喝,你喝,你演。
宋小宝:你等会儿,他怎么喝的,我就怎么喝的。
程野:对,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喝的。
田娃:你喝呗,你有理,你怕啥的。
宋小宝:你什么你有理,我怕啥的。赶上,哎呦我的妈呀。对,我是这么喝。
程野:差一个环节,我都看不懂,我告诉你啊。(宋小宝吹瓶)
往下进行。
宋小宝:哎呦我的妈,有澡巾没,我下面全湿了。我就这么喝的。当时他说你开心不,我说挺开心,他说你高兴不,我说挺高兴,他说咱们玩个游戏吧,然后他就上来了,他上来,第一把我就输了,然后他嘣起一瓶,他就喝了。
程野:他是怎么喝的?
燕飞:我是这么喝的。(起开瓶盖,吹瓶干了)
宋小宝:对对对对对。他就这么喝的。
田娃:其实他站那边,太优秀了。
程野:你是怎么喝的?
宋小宝:嗯,他怎么喝的,我就怎么喝的。
程野:对,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喝的。
宋小宝:不是,我,你干啥呀?
田娃:哥,你就让他看明白,这钱…
程野:我告你啊,必须得喝,差一个环节,我都看不懂。我就不知道,我怎么还能搭钱呢。
宋小宝:我,哎呦我。
程野:他是怎么喝的?(朝观众)
宋小宝:我是这么喝的。(吹瓶干了)完事了。
程野:演完了?
田娃:没呢。
宋小宝:没有呢。
程野:这是广告啊?
宋小宝:没有呢,还差一瓶呢。我要说,我就说吧,我酒量不行呀,然后他就说,你不高兴呀,我 说开心呢,他说那就再玩一把吧,结果我输了,输了之后,他俩一人起一个。
田娃:对,是这个事。嗯,我起了一个。
程野:起完以后,他俩是怎么喝的?
宋小宝:你俩是怎么喝的?
田娃:我说我陪,你说你陪。咱俩说一块敬大哥,对不对。完了,啪,他那边又起了一瓶,不就这么事吗?咱仨那是一块喝的。
宋小宝:瓶盖都哪儿去了?
田娃:瓶盖都…
宋小宝:然后他俩就喝了。
程野:他俩是怎么喝的?
宋小宝:你俩怎么喝?
田娃:我俩同归于尽喝的。
程野:互相伤害呀?
燕飞:我俩这么喝的。(田娃,燕飞吹瓶)
宋小宝:干啥呀,喷泉呢,放劲呢。
田娃:哥,我是有名的铁西大呲花。
程野:他俩喝完以后呢?
宋小宝:我是这么喝的。喝不喝?
观众:喝。
宋小宝:总共我喝三瓶,剩一瓶。
程野:往下进行。
宋小宝:完事呢,我就要走。
桃子:我就要钱。
宋小宝:啊,我说要什么钱。
桃子:我说串钱。
宋小宝:串,让海参给吃了,我给什么钱。
桃子:我说喝的酒也没给钱。
宋小宝:我喝的都是赠的,我给什么钱。
桃子:买的酒也没给钱呢。
宋小宝:买的都让他们喝了,我给什么钱。
程野:对,怎么还能搭5块钱呢?
田娃:他不剩一瓶吗?搭5块钱。老板,你不得不让他重演了,我就劝你,你看重演一遍。咔,又剩一瓶,这你得给人10块了这回。
程野:哎呀,厉害了我的哥。我跟你说啊,我跟你姐离婚离早了,我把前妻叫过来,让她给我捋一下子,这个我真看不明白。
宋小宝:你给我回来,你给我回来,干啥呀?
程野:我都不知道咋地,怎么还能搭出哥钱呢。
宋小宝:别给我整那没有用的,别懵我,表面演的倒挺真,实际你们套路深,干啥呢,干啥呢。去年整小数点点我,今年组团儿恶意推销,往死灌我,老板配合店员,玩呢,拿我当二呢,我看不明白呀。
田娃:不是,哥。
宋小宝:黑店,黑店,这单今天我买,不差钱。
田娃:你别买,咱必须给他演。今天我就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去把你前妻叫来啊。
宋小宝:滚犊子吧。你到底哪儿伙的?
田娃:你给我拿50瓶啤酒。
桃子:好嘞。
宋小宝:滚犊子,你把我整死得了。海参,你别说话了。我越瞅你越像鲍鱼。
田娃:我是你这头的。
宋小宝:别说话。
程野:那个猴哥,刚才你有一句话,刺到我心,你说什么玩意儿,黑店是怎么情况?
宋小宝:你们恶意推销酒,我说了,我就能喝一瓶,上来之后,他和他往死灌我。
程野:(对燕飞说)我抠死你。怎么能恶意推销呢,为了几个破瓶盖,咱能讲点良心不,啊。等我完事儿, 我收拾你们。(对宋小宝说)上劲了吧?这是几?
宋小宝:那是8。
程野:厉害了,我的哥,哥,今天这钱不用你拿,我请你喝,行不行。为啥,咱都是农村家孩子,今天过年,为啥过年我这小店还营业吗?
宋小宝:那等的,等的骗我呢。
程野:不是那个事,你理解错了,看着我家门口这条路没?过年了,农民工哥们都没回家过年,为了赶工期,让咱们老百姓早点通车,多么伟大,谁都想家,谁都想过年,我特意告诉他们,把农民工给我盯紧了,到咱这吃饭,咱要免单,请他们吃顿年夜饭,所以说呢,今天不管我要请你,只要是农民工到我这吃饭,我全请。
宋小宝:不是,说的是真的不?
程野:你可以摸摸我良心。
宋小宝:好,我摸摸。我摸摸你的良心凉不凉。
程野:大哥,你喝多了,这呢。
宋小宝:啊,哎呀妈,良心有点凉。你说的挺让我感动,是真的不?
程野:哥,说实话啊,出门打工都不容易,能到瞧得起我到我这吃点面,配着毛豆来的?
宋小宝:没啥吃的了。
程野:我不瞒你说,不管请你,谁来我都得请。知道不?你还有配乐可以都叫来。
宋小宝:总共就六七个人,跟我一起坚守岗位的。
程野:可以到我这吃饺子。
宋小宝:是真的?这事我值得给我爸妈打个电话。
程野:不至于。
宋小宝:跟他们说一声。
程野:别给老爷子,老太太添麻烦。别,不用,不用打,不用打。
宋小宝:那我拨个号,喂,你说。
程野:不用,你说。
宋小宝:你说话。
程野:喂,老爸呀?
宋小宝:不是。
程野:老妈呀?
宋小宝:不是。我农民工兄弟。
程野:啊,老弟呀,那个你们别干活了,赶紧收拾收拾,到马路对面,大程子烧烤店,赶紧上这吃饭,吃饺子,饺子是我亲手包的,肯定让你尝到老爸老妈的味道。行,来吧,啊,好,来吧。来了。
宋小宝:好的。
程野:哥几个,把饺子都给我下锅,热乎乎的, 给我端上来。
宋小宝:等一会儿的,今天是不请我?
程野:对呀。
宋小宝:那让我剩把脸。
程野:怎么剩?
宋小宝:把饺子搁串给我穿上,给我来20串烤饺子。
程野:大哥,饺子必须得煮,要不然不好吃。
宋小宝:这是2017年的时尚,我需要引领。
程野:听你的,我的哥。把烤饺子给我端上来,请农民工哥们吃饺子。
燕飞:好嘞。
宋小宝:吃吧,喝酒。
程野:哥几个,辛苦一年了,谢谢你们。咱们吃完,KTV唱唱歌,乐呵乐呵。
点击查看烤串剧本台词
小品搞笑大全

最新小品 | 二人转大全 | 相声大全 | 剧本大全 | 笑星大全 | 全站地图
CopyRight 2015-2018 我爱小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