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小宋网
我爱小宋网 > 剧本 > 微电影剧本 > 微电影剧本:感人微电影剧本《儿子的音乐梦想》(讲述家长们望子成龙的5人微电影剧本)

微电影剧本:感人微电影剧本《儿子的音乐梦想》(讲述家长们望子成龙的5人微电影剧本)

发布时间:2016-06-04 09:32 作者:我爱小宋网 阅读次数:

感人微电影剧本《儿子的音乐梦想》(讲述家长们望子成龙的5人微电影剧本)>

该剧讲述了家长盲目为孩子铺路的错误想法,扼杀孩子们的梦想。剧中的薛亮为了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与妈妈抗衡无果的情况下,选择了离家出走为自己的梦想拼搏。爸爸妈妈最终幡然悔悟!请大家欣赏!讲述家长们望子成龙心切的小品剧本《儿子的音乐梦想》>

出场人物:
  幼年薛亮(小薛亮),8岁,小学生
  青年薛亮(薛亮),18岁,高中生
  刘桂香,薛亮妈妈,属于那种为了孩子的学习可以赴汤蹈火的家长,33岁(43岁),下岗再就业,为一饭店包饺子工
  薛永顺,薛亮爸爸,严厉型专权家长,35岁(45岁),体力劳动者,为暖气片厂铸工
  幼年李楠,8岁,小学生
  青年李楠,18岁,高中生,与薛家住在同一楼的薛亮的同学,女生
  
  1.外景学校门口的小巷里春季下午五点
  一条的小巷里,到处有刚刚放学的小学生在追逐嬉戏,使得小巷到处都充满了欢乐的朝气。刘桂香领着小薛亮走。
  刘桂香:亮亮,告诉妈妈,你们老师今天说你甚来?
  小薛亮:(背着小书包,头戴小黄帽,系着红领巾,自豪地)老师今天夸我啦!
  刘桂香:是了?你们老师咋想起来夸你了?(不信的神色)
  小薛亮:(噘嘴)真的是么!不信你问楠楠!
  刘桂香:好了好了,我信我信!(喜悦)是哪个老师夸你来?语文老师还是数学老师?为啥要夸你了?
  小薛亮:(头昂得高高地,超自豪)都不是!是新来的音乐老师!她让我们班每个同学唱一首歌,她给打分,结果我是我们班唱得最好的!第一名……
  刘桂香:(失望地沉下脸来)呀,我还高兴地以为咋回事了,那有啥值得高兴的?你给我把主课学好就行了,那音乐美术啥的副课学不学无所谓,知道哇?
  小薛亮:可是我喜欢唱歌呀!
  刘桂香:不行!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语文数学,将来考个好中学,再上个好大学,爸爸妈妈的心愿就实现了!爸爸妈妈这一辈子的全部希望就在你身上了,你知道不?
  小薛亮:(咬嘴唇)……
  刘桂香:哎对了,你们前两天不是测验了一次么?成绩该发下来了吧?你考了多少分?
  小薛亮:……(有点慌张)
  刘桂香:说呀,考了多少分?
  小薛亮:(吞吞吐吐地)考了……75……
  刘桂香:啥?才75分?你这是咋考的了?咋回事了么这是?一次比一次低?嗯?(小薛亮的头埋得低低的)其他同学都考得咋样?楠楠了?楠楠?
  小李楠:(从后面跑过来)阿姨?您叫我?
  刘桂香:噢,楠楠,你考试考了多少分了?
  小李楠:(不好意思地)我这次粗心了,得了98分。
  刘桂香:啥?98分了?不错了么!(感慨)楠楠真是用功了!(对小薛亮)你看看人家,你多会儿也能给我拿回来个九十多分的卷子来了?
  小薛亮皱着小眉头,在下面狠瞪楠楠,楠楠带着满脸得意的笑,鼻子里“哼”的一声,一甩马尾辫,白了小薛亮一眼,然后两人都昂着脑袋谁也不理谁,各走各的路。
  
  三个人在一起往前走。刘桂香领着小薛亮停在了一家卖奶的店门口,店里面几乎都是接孩子放学的家长来买奶。
  小李楠:阿姨,那我先走啦!
  刘桂香:噢,噢好,你先回哇!
  小李楠:阿姨再见,薛亮再见!
  刘桂香:(笑咪咪地)再见!
  小薛亮狠狠地瞪小李楠。
  
  小李楠连跑带跳地走了。刘桂香望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刘桂香:亮亮,你也给妈妈学学人家,人活脸面树活皮,你就不能给爸爸妈妈争上口气?你好歹也得让妈妈感觉到为你操劳不是白操劳了吧?(停顿)走,进去,妈妈给你买上点儿核桃奶,听说这奶能补脑子。回去以后妈妈给你滚上,你多喝点儿,争取下次能拿回来让妈妈满意的好成绩!
  刘桂香领着小薛亮进了卖奶的商店。
  
  2.室内晚上八点钟左右
  薛永顺和刘桂香并排坐在沙发上,面前是一个光溜溜的茶几,上面放着那张75分的试卷,茶几前面站着不知所措的小薛亮。
  薛永顺:(用手指甲盖“吭吭吭”地狠敲着桌上的试卷,满脸怒气地,严厉地大声训斥)这也能叫试卷?啊?咋地才考这么点分了么?啊?你现在才上小学就考个75分回来,再过几年上了中学咋办呀?考57呀?啊?(抬起一根手指戳小薛亮的额角)你这脑袋里是不是别着改锥了?你每天想啥了不好好学习?(停顿一下,然后语重心长地)你就不能给爸爸努力上几年?让爸爸妈妈扬眉吐气上一回?爸爸妈妈每天任劳任怨地辛勤工作,这是为了谁了?还不是为了你能有个好前途?爸爸不是经常跟你说么,“要想人前显贵,先得人后受罪”,(拿起卷子在小薛亮眼前抖动着)你就是这的给爸爸妈妈“显贵”了?你要想下次开家长会的时候在所有家长面前显贵,就得在下面刻苦用功!(“啪”地把试卷按在桌子上,火气又上来)我就不能提给你开家长会的事,七十多号人都用那种眼光看我,我从来也没丢过那人!(身体无力地靠在沙发靠背里,冲小薛亮挥手)你快快快,爱到哪发财发财去哇!
  小薛亮:(一脸的委屈,渴望与父母沟通却又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含混不清地)爸爸,其实……我想……学唱歌,今天,音乐老师还表扬我唱得好来……
  薛永顺:(一愣,冲儿子瞪大眼睛,直起身来,身体向前倾凑近儿子)啥?你想干甚了?唱歌?你还想干甚了?(想发火又强压下去)爸爸跟你说,那些唱歌的都没文化,就会喊上两嗓子扭扭屁股,那是最下贱的事!(“最下贱”三个字咬得最重)你将来想干那了?爸爸妈妈一致认为,你将来一定得上个像样点儿的大学,所以了,你先得考上个好中学!从现在开始,一门心思地好好学习!不许胡思乱想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听见没?
  小薛亮:(沮丧地)噢……
  小薛亮耷拉着脑袋,悻悻地回他的房间,关上门。
  
  3.室内十年后的今天晚上十点春季
  门还是那扇光溜溜的门,家还是那个简单整洁的家。一转眼,已经过去十个年头了,小薛亮长大了十岁,客厅里的爸爸妈妈也苍老了十岁。但是屋里其他还和十年前一样,基本上没什么变化。
  薛永顺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摊开一张报纸,他手里端着一杯茶,边看报纸边喝。刘桂香坐在旁边织毛衣。两人静悄悄的,谁都不敢发出声音。
  薛永顺看了一阵儿,张开大嘴打了个大哈气,发出“啊”的一声。
  刘桂香:(不满地看丈夫)你就不能小声点儿?亮亮在屋里学习了!
  薛永顺:(不耐烦地翻着报纸)哎呀知道知道!
  
  过了一阵儿,一个身高一米八多、英气逼人的大小伙子从门里出来。
  薛永顺:(虎着脸问)干啥呀?
  薛亮:(不耐烦地)上个厕所咋咧?
  薛永顺:(火气上来)你这是咋地跟爸爸说话了么?咋了?现在连问你个话都不行啦?
  薛亮:(大声地)那我每天啥也不用做,就时时刻刻站到这儿等你问话哇?(在原地做了一个立正的姿势)
  薛永顺:(顿时火冒三丈)你说甚了?(抄起手中的报纸,从沙发上迅速起身)
  刘桂香:(赶紧拽住丈夫)算了算了……(抬头冲儿子)你快该干啥干啥去哇!
  薛亮一头钻进了厕所。
  刘桂香:这半年是关键的半年,你要是有火等过了这段时间再发也来得及!千万不要这会儿影响了娃娃的心情。
  薛永顺:(指着已经关上的厕所门,满脸怒气)那你看看他刚才是咋地对待他老子的?这小子就是欠打!
  刘桂香:(压低声)不敢这的说么!临近高考,娃娃也有压力了么!脾气暴躁点正常,你就忍住点儿,不要再火上浇油了啊!
  薛永顺:(看了妻子一眼,没话说,继续低头看报纸)就你会装好人!(把手中的报纸翻得哗啊哗啦响)
  
  薛亮从厕所出来,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走到茶几前,面对着爸爸妈妈,一脸的郑重。
  薛亮:今天老师让高考报名了……
  薛永顺:(抬头盯住儿子,目光充满关切)高考到报名了?那快报上!不敢耽误了!赶快报上!
  刘桂香也放下手中正在编制的毛衣,目光虔诚地望着儿子。
  薛亮:理工科有三个选择,理工,体理和艺理。我就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这个事儿了么。我想报个艺理了。(他看父亲的眼神中充满了诚惶诚恐的期望)
<  薛永顺:(不敢相信)啥?那你不考理工了?
  薛亮:我对理工的那些专业都不感兴趣,我想学音乐表演了,况且学艺术要的分低,我觉得我还是很有把握能考上的……
  薛永顺:(难以置信,站起来,一根手指指着儿子鼻子,急得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你这还真打算上个大学就学唱歌跳舞去呀?你这的学上四年,出来以后哪要你了么?将来干甚呀么?我跟你妈把你养到这么大容易了?你不会大学毕业以后还让我们养活你哇?(稍停顿一下)唱歌跳舞,我们知道你从小就爱见,你要是把这当成个业余爱好,我和你妈举双手赞成;你要是上个大学学上这没出息的烂专业,就算你考上我们也不供你!
  薛亮:你们不供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弄学费去!
  薛永顺:(疯狂地咆哮)胡说!你从哪弄去呀?你现在长大了,翅膀长硬了,不听话了是哇?!我今天就把话放到这儿了,你要是不好好地考个正儿八经的专业,老子将来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睛!(猛咳嗽)
  薛亮:(震惊)爸……我……
  薛永顺:……咳咳……(大吼)我啥了我?!你这个不孝的东西!还不赶紧回屋学习去?!!
  刘桂香:(赶紧冲儿子使眼色、挥手,)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就听你爸的,快回去好好学去哇。
  薛亮扭头离开了客厅,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爸爸妈妈没有发现儿子已经泪落腮边。
  
  4.室外学校操场上春季上午十点
  第二天,在高中校园里。薛亮和两个男生一起走着。
  男生甲:我听说,湖南有两所大学已经在太原设立了分考点了,就在并州东街了,你们不去看看?
  男生乙:你听说?我都去实地考察了!并州东街那地方分考点可多了!不光有湖南的,还有湖北的、四川的、沈阳的、浙江的……
  男生甲:那你咋不报名了?
  男生乙:咋地没报了?我一口气报了十二个!反正文化课也不求心,正好爱见这,就学了这哇!
  男生甲:我也报了几个,不过没你那么疯狂。我还想下个礼拜去上一趟北京了。
  男生乙:北京?我正好也要去了么!一块儿走哇?
  男生甲:噢行!走哇!
  男生乙:哎,对了,你考试都准备了点甚?
  男生甲:那还有甚?唱首歌,跳个舞,乐理知识甚的。
  男生乙:那你打算唱甚歌呀?
  男生甲:呀,还没选了,回去再说哇!——哎,薛亮,你了?打算考哪呀?要不咱哥儿仨一块儿北上?
  薛亮:(低头不语,眉头紧锁)……
  
  三人走到一棵小树旁,继续说话。
  男生甲:啊?你这是咋了?咋地一天都是闷闷不乐的了么?
  男生乙:噢,你是不是看上哪个小美眉了?人家不理你?
  男生甲:真的薛亮?哪个小美眉?跟我说,我帮你摆平她!
  薛亮:(烦)你们真无聊了!给我滚开点儿啊!
  男生甲:薛亮,你这态度就不好了啊,我们是看你不开心,逗逗你,咋还真的翻脸了么?
  薛亮:(垂头丧气地)你们不知道,我家人死活不让我报艺理,说那唱唱跳跳的是没出息的烂专业。
  男生甲:啊?你家人也太那个了吧,现在都甚时代了?薛亮是咱们班的歌神呀,不报艺术岂不就亏大啦?
  男生乙:那你准备咋呀?不行偷偷报上吧?
  薛亮:咋偷偷报呀?纸里包不住火,这事早晚他们要知道的!(把头靠在树上,眼睛里闪着泪花)我最伤心的是,我的梦想还没有上路就夭折了……(喃喃自语)如果一个人没有梦想,那和畜生有甚区别……(抬起泪眼望天空)
  天空空空的,呈现出忧郁的蓝色,很深,深得使人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八月,这是大学生们领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这是有人欢喜有人忧的时候。
  5.楼梯上八月里的一天夏季上午十一点
  青年李楠鲜艳的衣服包裹着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身体,她手里拿着一个大红信封,“噔噔噔”地从一楼一口气跑到三楼,不时地仰起头望望自己四楼的家门。
  青年李楠:(欢快地大声叫着)爸——妈——
  刘桂香:(听到叫声,她开开门,正好和李楠打了个照面)楠楠?咋了?
  青年李楠:(兴奋又激动地)阿姨,我被北京师范大学录取了!!!
  刘桂香:(愣了一下)真的?
  青年李楠:当然!(自豪地)阿姨您看,这是录取通知书!
  刘桂香在围裙上擦擦手,接过大红信封,表情郑重虔诚地从信封里抽出一张纸。
  刘桂香:(念)录取通知书,李楠同学,你已经被北京师范大学英文系录取,请于8月26号到校报到……(抬起头,羡慕地打量着楠楠青春的面庞)楠楠真行了!真给你爸爸妈妈争气了!好好学哇!将来肯定有出息!(边说边把录取通知书装好,还给楠楠)
  青年李楠目光闪亮地点点头。
  刘桂香:(叹气)唉,不知道亮亮咋办呀,他就连二本的线都没过了……真发愁了!
  青年李楠:薛亮其实挺聪明的,他要是补习一年,没准能考一所比较好的大学。
  刘桂香:(低头沉思,喃喃地说)不知道人家咋想的,(抬起头对楠楠说)不管咋说,阿姨祝贺你!这是你用功学习十几年的成果,阿姨祝贺你!
  青年李楠:(脸上笑开了花)谢谢阿姨!那我先上去了,阿姨再见!
  刘桂香:再见!(复杂的微笑)
  李楠“噔噔噔”地上楼去了,刘桂香羡慕的眼神一直追随着她。听到楼上传来李楠的爸爸的说话声,刘桂香一脸的郁闷。
  李楠的爸爸:[画外音]呀!我闺女就是行!爸爸为你骄傲!哈哈哈!……
  
  6.楼梯上夏季当天晚上八点
  薛亮走在楼梯上,高考结束后他的心情似乎也轻松了不少,他边走还边大声唱着歌。
  薛亮:(一步一步地边爬楼梯边唱)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
  走到三楼家门口,薛亮不抬手敲门,而是大声唱出一个高音。
  薛亮:(闭上眼睛,很自我陶醉地大声唱)让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
  刘桂香显然是听到了,她开开门,看到门外双目紧闭、一副痴迷状态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在儿子脑袋上撸了一把,然后揪着儿子的衣领把儿子揪进家来,“砰”的一声关上门。
  
  7.室内玄关当天晚上八点多夏季
  刘桂香:你唱得倒是挺来劲儿的啊?你学习咋没有这么来劲儿了么?
  薛亮:(呆望母亲几秒钟,张口唱道)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
  刘桂香:你现在啥也不会,就知道唱歌!你将来咋办呀你想过没有?!
  薛亮:(大声地,理直气壮地唱)我不要再想我不要再想我不我不我不要……
  刘桂香:(坚决地、不容更改地)我已经跟你爸商量过了,下个月底送你去补习学校,补一年,明年再考!
  薛亮:(难以接受,出于自我的心理防御,本能地大声说)不!——(立刻由说改为唱)想太多,我想一定是我听错弄错搞错,拜托,(有些气愤)我想是你的脑袋有问题!!!
  刘桂香:(一下子气得说不出话来)你!
  
  薛永顺从卧室走出来,虎着脸。
  薛永顺:咋咧?咋咧?!(声音突然提高八度)造反呀?嗯?
  薛亮猛然听见爸爸愤怒的声音在身后炸雷一般响起,吓得躲闪了一下,低下头,不敢再吭声。
  薛永顺:连个大学也考不上!你看看人家楼上的楠楠,北京师范大学!人家多光荣,全家跟上一起沾光!你再看看你自己!你就不觉得丢人?你能不能要强点儿?你多会儿能让我和你妈也光荣一下?(歇口气)我已经给你联系了一所补习学校,八月底开学,这两天你把东西收拾收拾,把学过的知识复习一下,完了给我发狠攻上一年,明年必须考上!听见没?!!(“发狠”和“必须”说得特别重)
  薛亮:(不满地)我不想补习了,谁叫你给我报名了?我不去!
  薛永顺:(瞪大眼睛)啥?你不去?你说不去就不去?倒由了你啦?去!!!
  薛亮:(鼓起勇气)你们啥也给我安排好,可是你们从来也不问问我的意见,我喜不喜欢这样的安排!
  薛永顺:你的意见有几次是正确的?你喜不喜欢那都是为了你的前途着想的,都是为你好!爸爸妈妈会害你?话说回来,这补习学校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好好拚搏上一年,明年好歹也得达到二本线了哇?
  薛亮:(赌气,小小声)达不到。
  薛永顺:(尽管声音小,还是听到了,他顿时火冒三丈)达不到?达不到你就别回来了!死到外面算了!!
  刘桂香在旁边拽丈夫的胳膊,冲丈夫使眼色,意思是告丈夫话说重了。但是抽刀断水水更流,薛永顺随即又吼出了更加重量级的话。
  薛永顺:(怒吼)你滚吧!别回来了!
  薛亮:(伤心地大叫)好!我现在就走!
  薛永顺:(手指着大门,歇斯底里)你现在就走!永远都别回来!走!走啊你!
  薛亮心碎了,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家,但是却没有再看生养他的爸爸妈妈,含着眼泪,扭头走了。
  刘桂香和薛永顺都没有想到儿子会真的出走,薛永顺愣了,大概他也觉察到自己话说重了。刘桂香狠瞪了丈夫一眼,冲到门口,冲着楼道里大喊起来。
  刘桂香:(带哭腔地)亮亮,你快回来吧!你爸爸刚才是正在气头上才那样说的!亮亮?你回答妈妈呀,亮亮!
  
  8.外景大街上当天晚上九点左右夏季
  霓虹灯闪烁,形形色色的人在大街上来来回回地穿梭着,刘桂香只穿着一件睡衣疯狂地奔跑,引来路人不少指手划脚的嘲笑,刘桂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东张西望,着急地大叫:亮亮?你在哪了?妈妈求求你,出来吧!亮亮?亮亮——
  [背景音乐起]刘桂香满大街地问行人、问交警、问小商小贩,着急地向他们描述儿子的样子,然后用满怀期望的眼神看着他们,但是得到的无一例外都是否定的答复,刘桂香的眼睛一次又一次地失去了光彩,[高潮]她披头散发地满大街跑,发狂地喊着自己儿子的名字,但是回应她的只是周围人们一张张漠然的脸。[背景音乐落]
  
  9.室内当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夏季
  刘桂香红着眼圈,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进客厅,薛永顺正坐在沙发上抽闷烟。
  刘桂香:(哭叫)看你干的好事!说话也没个分寸,把娃娃气跑了!现在咋办呀?亮亮可是还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了,你让他去哪儿呀么?万一遇上坏人……(哭)
  薛永顺:(沉默一阵,慢慢地说)他一个男娃娃家不会有事,他在外头没地方去,一会儿就回来了,把门给他留下,咱们先睡。
  刘桂香:(赌气,哭叫)我睡不着!
  薛永顺:(以更大声盖过妻子)睡不着躺的!
  
  刘桂香在床上躺着,睁着双眼,翻来覆去睡不着。
  此时,薛亮正在茫茫夜色中往火车站的方向走去,他的脚步坚定,目光执著。他边走嘴巴里边轻轻地哼着: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背景音乐接(周杰伦《蜗牛》)]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
  [背景音乐压低]刘桂香迷迷糊糊地睡了,朦胧中,她仿佛听见薛亮小时候那清脆的童音。
  [渐入梦境]
  小薛亮:(自豪地)妈妈,新来的音乐老师让我们班每个同学唱一首歌,她给打分,结果我是我们班唱得最好的!第一名!
  刘桂香:(高兴地)是了?呀我儿子真棒了!将来当歌星吧!妈妈支持你!那你再给妈妈唱一遍,让妈妈听一听!
  小薛亮:[随背景音乐一起,背景音乐仍然压低]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让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
  [背景音乐突然抬高,场景瞬间变换]
  这是一个灯光闪烁、气势恢宏的大舞台,青年薛亮盛装站在舞台上,全情投入地演唱: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
  台下是薛亮的粉丝们,无数的少女为之尖叫疯狂,她们手举着印有薛亮形象的海报和薛亮名字形状的荧光棒陶醉地跟着一起唱。刘桂香也站在台下,看着这一切,她心中为儿子感到无限自豪,此时此刻,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
  薛亮在台上深情地唱:让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
  台下激动的尖叫声、痴心少女们“薛亮我爱你”的喊声响成一片,刘桂香一边拭脸上激动的泪一边为儿子摇旗呐喊……
  [喊声减弱,音乐结束,缤纷的舞台逐渐模糊远去,渐出梦境]
  刘桂香睁开眼睛,发现是梦,心中不免悲哀失落,后悔莫及。
  薛永顺:你还没睡着了?
  刘桂香:永顺,咱们当初是不是真的该听听娃娃的,按照他的兴趣走?
  薛永顺:唉——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薛亮此时正坐在火车硬座上,就着窗外的月光给家人写信。
  [画外音]我这次出走不是生你们的气,而是去寻找一个能实现我的梦的地方。我现在正坐在去上海的火车上,你们不要着急,也不要担心,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保护自己的。你们给我五年时间,我一定努力朝着梦想挺进,绝对不会堕落。五年后的今天,我会回家。爸爸妈妈,你们保重!等我的好消息!
  窗外,月亮快要圆了。
  (全剧完)
>

最新小品 | 二人转大全 | 相声大全 | 剧本大全 | 笑星大全 | 全站地图
CopyRight 2015-2018 我爱小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